以美出名的压寨夫人杨炳莲,到底有多美?来看看她还原后的容貌吧

美人在骨不在皮,事实证明时间就如同一把刀,时时都在人们脸上留下一道道刻痕,回首往,谁又不是俊男靓女呢?

当你翻开一些老照片,你会发现一个非常神奇的事,原来我们印象当中的老一辈,其实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更加的才貌双全(www.jwct.net)。

比如我们来看一张大物理学家普朗克的照片,我们教材上的普朗克是是一位看上去非常睿智的智者形象,带着眼镜,双手合十放在胸前,表情严肃,这样的印象也符合一位大物理学家。

然而当我们翻开普朗克年轻照片的时候,你绝对会吃上一惊,光看这个侧颜,就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女生。

当然这是普朗克年轻时代的照片,当普朗克开始钻研物理,就有些不修边幅,胡子邋遢,头发也少了很多,当普朗克成为大物理学家,就彻底成了最后的秃头,有不少的网友调侃:学习使我头秃。

普朗克也并不是一个个例,有许多的科学家、名人在年轻时代都是校花、校草级别,而今天我们要讲“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”杨炳莲同样也是一位“绝世美人”。

杨炳莲,1919年出生在湖南湘西永绥县,从小她就是一个美人胚子,标准的瓜子脸,白皙的皮肤,特别是那一双眼睛,清澈透明眨巴眨巴就像是会说话一样。

虽然是压寨夫人,但她的经历却跟被土匪抢上山不同,她始终都坚持说自己是明媒正娶,而且还是心甘情愿。人们谈起杨炳莲,都忘不了会提一嘴她的丈夫,人称“湘西魔王”的张平。

张平出生在张家坨一个大财主家庭,从小就娇生惯养,吃喝嫖赌样样都沾,15岁他就成了婚,婚后依旧是本性难移,妻子服侍不周就对他拳打脚踢,他先后娶了两任妻子,两人最后都选择自缢。

1935年,张平跟着一二八师的旅长舒安卿进驻到了永绥县,他偶然遇到了杨炳莲,打听到杨炳莲开了一家杂货铺,他就隔三差五到杂货铺去,有一次就带着舒安卿进了杂货铺,两人的来访,让杨炳莲父女仿徨不安。

不过一听是来提亲的,要明媒正娶,这可把杨父这个老实巴交的小生意人高兴坏了,杨炳莲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嫁给了张平。

一向有暴力倾向的张平在娶回杨炳莲之后有了些许变化,他对杨炳莲从不乱发脾气,以前沾花惹草的毛病也改了,不过这种好也仅限于杨炳莲,对他人他依旧还是那个“湘西恶魔”。

1944年,张平自认为古丈自卫团副司令,还制定了许多税,什么子弹税、人头税、碉堡税多如牛毛,甚至还让县城里的人都种植罂粟,如果不种或者交不起税,张平就地枪杀,当时人们谈起他都是如虎色变。

甚至还编出了一句民谣:天见张平、日月不明、地见张平,草木不生……

杨炳莲一直都在劝他多积德,张平让她不要管男人的事,不过杨炳莲还是偷偷背着他给村民送一些粮食或者假凭证,张平虽然知道,心里也非常气愤,但是又没有说什么。

张平的恶行止步于1950年,剿匪部队进驻湘西,眼看着百姓吃不起饭,士兵们痛心疾首,张平眼看大限将至,带着杨炳莲和5男3女八个孩子逃窜,逃跑了数月,他让杨炳莲带着孩子先回老家。

张平流窜在外继续作恶,没多久张平就被抓了起来,他的罪行罪大恶极,当地的民众在他死后将其枭首示众,这样的结局即便在“湘西剿匪”的历史上都不多见,可见百姓深受其害。

而杨炳莲成了寡妇,她因为有帮助过群众的行为,网开一面,她也是独自一个人拉扯大了八个孩子,一直到2014年去世。

她的老年容貌也是不经意间传到了网络上,加上她的生平往事,一时间引发一阵轰动,有人还根据她的老年照片还原了她年轻时的样子,容貌确实非常惊人。

主营产品:消防泵,螺杆泵,深井泵,潜污泵,离心泵